header14.jpg

接著前篇「星雲大師解釋風水」,本篇醍山再以更科學和更便於理解的語句,針對星雲大師對命理算命的看法,來闡釋真正的命理概念。

星雲大師如是說:「再說算命——八字、奇門、測字、河洛、相術、斗數、六壬、梅花、七政、果老、星座。先說算命有沒有道理,的確是有道理的,我小時候就知道我自己的有緣人生辰是什麼,家族祖上如何,姓氏、名字是幾個字,是什麼字。這個不是什麼神通,我小時候喜歡觀察草木沙石蟲魚的道理,然後類推出來。」

醍山按: 從玄學的角度來講,這未必真是神通,卻是觸機象類的一種,即以身邊任何事物觸動靈感,而啟動心念感應訊息,再以易學之類象法,觸類旁通推敲或傳譯訊息的結果。這方法在占筮中被大量的應用,而經驗說明準確性頗高,但要精確至祖上姓氏和名字,則不是一般占筮所能辦到,星雲大師小時候必有驚人的類象造詣才行。至於大師肯定了命理算命,醍山也深同認同,而當中大師提到的各種算命方法,實際在應用上是差別甚大,比如八字跟測字,兩套方法的技巧就大相逕庭。

星雲大師如是說:「只幾本書,按圖索骥,這是沒有用的。比如八字八字,八字一定要看完八個字,生克之妙在八個字之間流動。差一個字,變化非常大。——所有論命術都是圍棋,各棋子好比星辰,這是集體作戰,單個棋子沒有作用,那書上只會說一兩個棋子,卻從來不會說整個棋局的。道家修行好的師父怎麼看八字呢?——不是一個字八字,把八字當做面相,擺在面前看相。為什麼呢?倉颉造字,驚天地泣鬼神,每個字都有面相,擺在一起就是象(比如看一個人的一句話,這句話的辭可以透出這個人的過去,字可以透出這個人的現在,意可以透出這個人的未來。)。這所有的術數,與其說是論命,不如說是觀命。」

的而且確,只看幾本書來按圖索驥是不行的。學習命理的過程,其實必須先搞懂道家有關陰陽的基本學問,如果沒有一定的基礎知識,只跟著書上的八字例子或者一些毫無系統、虛無飄渺地生來剋去的技巧,總是沒有辦法和沒有信心去判斷手上的一個實在八字,就連應用在判斷自己八字也力不從心。八字命理本身是一套很具系統和邏輯,還合乎自然的推算學問,不是拿著四個天干和四個地支,毫無系統和邏輯地這邊貼著生來、那邊飛將剋去就可以的。因為坊間大多寫命理書的人,其實本身都胸無實學,即使是有的,也決不會將真正的學理寫入書中,只會以幾個命例附上幾個古語來說明,就是說了等於白說那種,目的是要讀書報讀比買一本書花費更巨的八字初階和高階班。所以書本只是一個餌,不可能是一條魚,就是把餌翻來覆去的咀嚼幾多次,也不可能嘗過魚鮮味。

星雲大師又說「八字一定要看完八個字,生克之妙在八個字之間流動。差一個字,變化非常大。」這是完全正確的八字命理觀。坊間不少算命的人,都拿著古書生硬的斷語,找出一柱或者個別一個字來斷事,那是完全違反命理的。這麼說,八字中一個字可以代表一個或以上指代的六親或類事,光拿著一個字不管其在整局中的喜忌,就只向一個方向單論這個字,單就一個六親或一種類事來講,不是說好就是說不好,總有命中的機率。然而,這只是憑著一些十神類象的知識來猜命,而非算命。反正很大人都心存僥倖,算對了是神仙,算不對也不用負責任,何況十件事中猜對了三件,命主通常都已經覺得那人很神了。然而,這樣的猜命法,於過去的應事是猜出來的,誰敢保證未來的應事能給猜對?可惜就是有太多善信過於擅信了。

一個命局八個字,但內藏實際不止八個字,加上生克之妙在中間流動,變化可謂千千萬萬。星雲大師以圍棋作比喻,真是貼切不過了。有下過圍棋的人都知道,一顆棋子即是被認定為死子,只要一天不從棋盤中被吃去,就很可能有被利用的價值。一顆在敵陣中的棋子,有可能因它的存在,而使敵陣變我陣;即使是被棄掉了,也可能因它所處的位置,在收官時被借用得賺到十目八目之地,反敗為勝。一顆在小目的棋子,沒有得到任何的必然好處,但再補一手締角,就已經捍衛了好幾目的地,如再配合了邊上的星位有子,不單成了一個立體的勢力,更可能成為攻擊的利器。所以單看邊星、小目或者目外的任何一顆棋子是沒用的,必須看全局。這是圍棋的精妙之處,而八字命理也如此看法。只有將八個字一個整合來推算,就是一個人的全部。如只按一個字來看,極其量只是局部,甚或是錯誤的局部。

 

星雲大師如是說:「看得懂象的人,一定對天地萬物都畢恭畢敬,因為知道得越多,越知道敬畏,越知道敬畏,越不敢發言——各位祖師在上,列位先輩在前,無數鬼神在四周,要說也輪不到我來說的,不是自己不能發言,是輪不到自己發言,他們不說,我又怎麼好意思先呢?真正想知道什麼,首先發恭敬心,如果真的想懂得,恭恭敬敬,祖師爺就會教你,你腦袋裡打一個問號,祖師就給你個解答。其實每個門派的祖師找弟子,比弟子找師父還緊張心切的。一個笨弟子,能發恭敬心,誰不喜歡孝順弟子?發恭敬心的肯定不是笨弟子,而是大根器。孔聖人經常批評顏回沒主見,時時就一句老師說得對,可是他最喜歡顏回,因為顏回最孝順。」

首先,醍山不去理會祖師爺會否比余心切,或者祖師爺會否給余解答,因為醍山只認為祖師爺曾經是一班有智慧的先賢,他們能以經驗和生活的實踐,創出了一套極偉大又極系統化的命理學問。然而,他們都曾只是人類,而不是什麼鬼神。後輩能從先賢的學術中習得命理的知識,是一種福緣,卻不需要每次相命或讀象時也必須得到先賢的靈魂給予啟示和答案,這樣不過是先賢們借吾軀殼來讀象,而非余所學。或者經過幾千年的傳承,先賢的學理被一代一代的優化了,現在的知識比前更強,也或許一代一代的漸見失傳,最精髓的部分丟失了,現在的不比一開始時的厲害。然而,此刻讀象的是我們就是我們,並非先賢們。不能說一個完全看不懂象、沒有觸機感的笨弟子,因為他多上了幾炷香,就變成了絕世高手,反而那個對象理精通,但少上了幾炷香,就全部解讀錯誤。這是不大可能經常發生的。

醍山甚表同意要對天地萬物懷恭敬之心,而知道得越多,也就越懂得敬畏玄空之奧妙,也就越不敢發言。然而,不敢發言是因為玄空奧妙,明知言與不言之間,其實很多時候都於事無濟,甚可能有違自然規律,而非祖師爺不發言就輪不到自己發言。這是出世高人的境界。可惜醍山不過一介入世俗人,有些時候,言與不言之間,還是免不了俗世的抉擇而言之。命理師和算命先生都是入世的俗人,不然他們不會以此術來糊口。入世和出世沒有對錯之分,也沒有因為入世和出世而改變預測的準確程度。一般出世高人替凡夫俗子解厄改運,是道其向善歸依,以宗教力量贖罪超脫;而一般入世高人替凡夫俗子解厄改運,就會因應凡夫俗子入世的生活中,提供一般俗人能比較接受和願意去實行的俗法去做改變。這是境界的分野。

八字命理一直被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令有心人刻意將其扭曲成詭異化和鬼神化 (當然星雲大師也不是將之鬼神化,只是基於宗教背景而導人敬畏萬物而已)。故此,太多人因怕鬼神力量或者神秘力量的干擾,而不得不變得畏懼而深信算命先生的說話。他們認為可以不信算命先生本人,但因為算命先生通了鬼神而知他們的命運,算命先生代表的就是鬼神,就只好寧可信其有。醍山不知講過了多少遍,八字命理反映的只是生命信息的綜合結果,八字本身不會影響人,也不會刑剋了他人。所謂刑剋了他人,只是人與人之間,人與萬物之間,在自然規律下產生的變化作用,而八字只是將這個信息用我們行內人看得懂的中文字記錄了下來而已。至於那些刑剋的作用,當事人也不必怪責自己刑剋到他人,並非當事人去刑剋他人,而是物與物共存下,大自然規律作出適度變化的調整。當然,如果有人堅持要將大自然的演進規律變成了自己的人生責任,那是煩惱自招、咎由自取。刑剋的作用在名詞定義下是絕對的,但是吉凶相應卻是相對的。什麼是吉,什麼是凶?也不過是相對於凡人眼下的片刻感受罷了。

星雲大師如是說:「那麼算命是什麼呢?——其實骨骼可以承受三品福祿的,都必定識人。要看人並沒有那麼複雜的,更不需要神通。老子正是觀察萬物,才懂得道理的。所以古人要我們格物。格物就是研究萬物的道理,懂得做人治世。比如草木活著的時候是柔軟的,死了就堅硬了。人活著身軀是柔軟的,死了就僵硬了。這是說柔軟是生機的一種表現,以此可以推論到做人柔軟不執拗,是福厚富貴之基。人是由一個受精卵發育出來的。每個細胞裡都有等同的基因。我的意思是,不管看人的什麼地方,也都是這個人的全相,可以通過骨骼看,可以通過背形看,可以通過面容看,可以通過他的住所看,可以通過他皮膚看,可以通過他寫字看,可以通過他的文具盒看。古人為什麼可以把脈,根據人的脈象來判斷一個人的福祿呢?這是確實可以的。一個人和他身邊的所有一切人事物,都是他自己的心相放大映射出來的,仔細觀察這些信息,自己是可以看出來的。要定人的福祿,看一看這個人說話做事。不是說去看他說好話多行善現在就有福祿,而是言行細微的構造上透出來的,既藏不住過去,也藏不住現在,也掩不住未來。只要明白判斷的法則——就像古代的聖賢,沒學過什麼相術,可他們相人一說一個准。 」

沒有懂得八字命理、紫微斗數或者西洋星學的,難道就不能算命?那當然不是。正如星雲大師所說,看人不複雜,也不用神通。很多人都知道,相面、相掌、相姿、摸骨等,都能算命 (計算姓名筆劃的不是),而當中最高境界的可謂辨聲算命了。所謂辨聲,就是聽人說話的聲音,便能辨別出人的命格來,從而推算其命運。當然,這也不是神通,只是先賢留下的經驗和學問。醍山自問沒有辨聲算命的功力,但聆聽一個人說話的方式和聲調,而判別其命格,還是大致可以辦得到。只要深諳命理中的五行十神關係,配合心理學的一些知識,大家都能做到。

上述的一些算命方法,就如星雲大師所講,是「致知在格物」的道理。這句說話不是出自老子的,但其理源自老子的思想。很多不懂得解讀老子著的《道德經》的人,總誤會內容是教人權謀之術。其實,整部《道德經》分了上、下兩篇 (很多都知道),上篇是《道經》,下篇是《德經》。《道經》談的是自然規律的道理,其內容表現了極其豐富和偉大的自然科學觀,而且還很現代。將其內容套用到當今萬事萬物,基本上都能適用,且為準確的。《德經》是將自然的規律推及到人事關係上,是指導人類如何順應自然而得永昌。一本《道德經》可謂囊括了宇宙萬象萬物的玄妙契機,是道家偉大的鉅著。

以格物法來歸類,再深入格其類而明細,從而推論其命。大師所言就是這道理。這個概念其實一直應用到風水學上,故此風水學跟命理學實是本源於一法。相人和相宅是同理的,也就是五行生剋和陰陽調和。同樣地,中國傳統醫學不也是這個理論嗎?所以謂五術本同源。一套陰陽學理,適用於萬象萬事。也所以易經何以備受全球文化的重視,何以分析心理學創始人榮格著迷於易經,何以德國數理哲學大師萊布尼茲也從易經中發現了當今應用在電腦運算上二進制。只是到了後來,在不同的細節應用上 (尤其人的炁理跟宅的氣理),為了方便歸納和整理,才系統化出不同的方法來,令原本同源的支學問,變得理法迥異。

形和氣,一個是具體的物象,一個是抽象的概念,但同時存在於一物,或準確點是是同時構成了一物。不管是生命還是死物,也必有其形和氣。人類的軀體為形,但沒有了氣,就只是一具屍體。相反地,只存一口氣,連腦袋都掉下來了,氣無所寄,也不是個生命。其他的生物亦如是。而死物也有其形和氣,比如一副眼鏡,不同的形就具不同的氣。我們挑眼鏡時,大都不會隨隨便便挑上一副帶上去就算了,而是因應自己的臉形和自己的個性特質,而挑出一副認為合適自己的,帶上去好看的 (這個是主觀的見仁見智),能凸出自己品味和氣質的。為何都是眼鏡,會有不同的表現呢?回答是因為它們的形不是一模一樣的,是有差異的。這正正就是不同的形,會帶出不同的氣質。「氣質」這名詞虛無嗎?摸不著,看不見,卻明明白白的存在,能被我們所感知。也可以說,要具這氣質,就需要造成這個形。所以,形表現了氣,氣也表現了形。吹毛求疵的人又會這樣挑戰:「那麼我們看不見摸不著,又沒有形的微波呢?」這些物質我們現在都知其存在,也能測試到其存在,卻不能憑肉眼看得見,也不可以用你的纖纖玉手摸得著,何來形呢?不同頻率的微波其實是有不同顏色的,當我們看到其顏色時,那就是其借導體震盪時表現的形,其氣就是頻率和能量等。所以說,微波未必是一個物,導體才是其形的本身,而導體隨便不同氣的變化,而產生不同形旳變化,才是這個微波的形和氣的表現。因為不同的波頻,有了不同的顏色,這全發生在導體之上。再喜雞蛋裏挑骨頭的人又可能會辨述:「真空不是導體吧?光可以走過真空,那麼又是怎樣的形和氣?」光子是形,其能是氣。但當然,我們現時探測不到的不代表沒有形。誰說真空不是形?所謂的真空,是相對於我們現代科學無法探知其形質存在而言。就好像黑洞看不見,不代表沒有形,因為光不反射而已。人類的感觀能力相較很多其他生物而言,其實是很低的,我們不知道的不等於不存在。科學的演進就是一直將未知的發現出來,這也足證了我們仍然有很多未知的事物,才需要有科學。千萬不要將我們所認知的,看成萬事萬物;更不要把我們所不認知的,當成了不存在。如果堅持這樣做,只表示了我們極度的無知。

扯遠了,回到正題。以上眼鏡的例子中,看到一副標新立異形狀的眼鏡,就可知其氣質是十神的食傷氣,所以具食傷氣的人會被其吸入,因為佩帶後就更能把自己的食傷氣質突顯出來,就是在上篇談風水中,星雲大師真正想講的「物以類聚」之理。萬事萬物有其形和氣,所以相命著可以從一個人的形態,看出其內在的氣。知道其氣,就掌握其特質,就知道遇事待人時其反應和表現,也就能從而推斷這種反應和表現在不同場合出現時,會有什麼後果,而判斷出後果所帶來的吉凶變化。從其形的協調程度,可知其氣的中和程度,亦可推測到反應和表現的力度,又能判斷出後果的嚴重程度,推論出吉凶的明顯程度。

這就是星雲大師所講的格物相命也!

星雲大師如是說:「我是不算命的,我前面三十年都在跟著我知道的定數走。我12歲開始就知道自己將來有什麼落處,也很憂愁,我想過無數種方法來避劫數,可是一次都沒避開過,因為自己懂得的太少了。(我沒有那麼大的福報,不像各位師兄早早遇到佛法)。我小時候嘗試用自己認為的方式去改善,主要是修身養氣。說到養氣,大家會聯想到比較神神秘秘的一些。其實養氣是很簡單也很實際的言行,比如說話不拗反著別人,做事常常幫助別人順利,自己的氣流也會由於這種心理暗示通暢起來。比如生氣嗔恨是經常哽氣堵氣的,所以就要控制脾氣。比如濁氣下降成大地才可以載萬物,所以就要注意包容其他人的缺點污濁之處,讓自己可以載物,載物會如何--會資財富有。」

大師從小就隨其母去尋父,一切的幸與不幸都在命數中,故大師知命而隨命。大師知命不算命,這是出世高人的境界,非我輩俗人有這份慧根。

星雲大師談到養氣,也強調養氣不是神秘之事。其實練氣也不是神秘的事情,氣是存在的,只是無知的俗眼我不見。有功力而行針炙者,對氣感會應該更清楚。一根銀針刺下去,有功力的是給人治病,沒功力的隨時是病氣由針反導入行針者的身體。不施針炙也可以感受到氣的,試著用手指加點兒力按下自己的足三里、三陰交等穴位,會有小小的氣,像一顆小粒向手指反彈上來。如果有興趣又有勇氣自己在穴位上割破皮肉,任憑怎挖深進去,露出了骨,也找不到那顆小粒兒的氣。這就是一直存在於我們身體,沒有什麼神秘和沒有什麼好奇怪的氣。

星雲大師如是說:「其實這些都是很實際的,把玄機看穿了,就沒有玄機,都是樸實的日常。先賢說:返樸歸真。世人認為神神秘秘的東西,正是因為不了解。一旦了解了,就發現再平常淺顯不過,就在於最平凡的日常萬物之中。宇宙的法則,的確復雜精密,浩瀚博大。大處雖大,小處在萬物的每一物上,都是法則的運用。觀察這些,就可以由小而大的明白。」

對不明白和不認識的,就認為是暗藏了玄機。如何去爆破一把鎖?大有玄機!真的大有玄機嗎?學會了就不外如是。如何架設一個辦公室網絡?大有玄機!真的大有玄機嗎?學會了就不外如是。如何焗一個美味的蛋糕?如何完成填滿九九81格的數字幻方?學會了,就沒有玄機。算命也如是,從頭學好太極、陰陽、五行、生剋和類象等,也就沒有什麼玄機。玄機,在於不能將學問跟自己的現實生活掛勾。大而無外,小而無內。只要立極,萬事萬物的運行規律,就是宇宙的運行規律。所以當知道了一個小事物的運行規律,就可以推展到更大的事物去,推到宇宙去,也可以隨時縮回到人事上來。五行的生剋關係,其實在人類文明的發展、在國家盛衰的興替,跟一家公司模式的變化,也是有相通關係的。這就是玄空。

星雲大師如是說:「比如從哪裡了悟佛法——佛法就存在一切之中,映射在大處是我們不能測知想象的境界,但是映射在小處,我們卻是每天碰見的。佛法再高深,他也一定會映射在我們日常生活言行中。(就像同一個道大處運行日月星辰,小處長養花草樹木;同一個物理定律,大處可以用來計算星辰運行軌道,小處可以用來設計生活用品)佛法可以從生活言行中去悟(發現、明白)——就像宇宙運行的數理化定律,也可以從地面某個小實驗室裡領悟出來,並且定律本身大都只有幾行字,中小學生都學得懂(可以回想中學課本)。所以真正懂了佛法,一定會從日常言行裡映射出來——這就是領悟日月星辰宇宙定律,就是領悟無上無等等法。古人為什麼知道星辰日月的運行計算,這並不是迷信的神神鬼鬼,這也是他們長期的觀察明白了法則,好比物理數學上明白一些定律。」

這段談到佛法,醍山也沒半點發言權,休言闡釋。

星雲大師如是說:「那麼算命原理究竟是什麼呢——格物。(格物就是了解萬物的道理)如果一個人願意去格物,觀察萬物的道理,就會判斷過去,現在,和未來。但也僅僅限於判斷。萬物都是有樣子的,甚至人寫的字都有樣子。正是因為有這些不一樣,所以他們成為有差別的個體。如果能夠洞悉其中每一點對應的是什麼,自然可以順籐摸瓜的看到過去,現在,未來。所謂道行,絕不是借鬼神外物。真正的道行,是格物。這兩個字,才是精髓。考古學家可以根據化石的樣子推斷過去的;天文學家可以根據公式計算星辰的未來軌跡;上司可以根據你現在的工作業績定現在的考核。學物理的時候,學過粒子有一個初始態的話,那麼粒子的運行軌跡就是既定的。不管是智能生物,還是人造物品,或者天然存在的物品,只要選定一個初始狀態,就可以知道它的這種狀態會維持多長時間,軌跡如何。所以古人還可以推算一只碗一個花瓶的結果。」

八字命理也好,紫微斗數或者測字觸機,奇門遁甲甚麼的也好,本質都是格物。只不過格物不是說格就能格得出來的。物有分有形可見之物,和有形不可見之物。因為有形而肉眼不可見,所以只好格氣。但格氣就更難了。先賢不用八字、斗數、奇門等可以作預測和推命,但不表示後人統統都能辦得到。他們不用呆法,但為了讓後人學習,只好留下呆法的規則讓大家去跟隨。我們只能慨嘆腦筋沒先賢的靈光。然而,一山還有一山高,呆中更有人才出。我們夠呆了?還不算。八字命理是格氣法,學習八字命理去推命,比直接去格物或格氣呆了些。然而,今人更多的是不從陰陽之道去融會命理,而去啃古書、背記斷語,就呆中之呆了。

一葉可知秋,這是預測的實例,也是人人都懂的預測。雨還未下出來,但看見烏雲密布,我們可以預測下雨,這是預測。我們現在能從經驗去預測天氣,也能用科學常識去解釋這些預測。更先進的,可以利用氣象的電子儀器去預測多天的天氣。有人將預測搞得很神秘,但實際預測廣泛存在於我們日常生活的應用上,任何一個沒有文化知識但具生活經驗的人,都或多或少懂些預測。從前把預測看成了超能力或者神秘學,是因為有很多知識和常識前人都尚未掌握。現在我們能掌握的多了,就對很多預測的事情看成了常識,而不再認為是預測。當你告訴朋友說你能預知幾個月後天氣會轉冷,他會說你智障,笑你錯用「預測」這兩個字,因為他早就「知道」了。當你能憑經驗去預測到一些未來的事情,而別人沒有這經驗而不知道的,他們會認為你有預測的能力,會將你和你的預測術神化起來。現在因為從我們僅有的常識和所謂科學知識仍還未能夠準確解釋算命這種預測,所以就去神秘化了它。說到底,算命就是格物或格氣的生活經驗,只是大多數的人沒有這個經驗而已。

萬事萬物都有一定的規律演進,這是醍山所講的玄空。只要一個初始狀態形成了,那個形就決定了氣,因為有這種氣才會出現這種形。而氣定了,其演進就有一定的規律,就能以數來計算。這是所謂的氣數。計算的方法是術,而過程稱為理。其有形或無形的表現,就是象。所以觀形而知氣,察氣而明理,明理可類象,類象辨吉凶。

星雲大師如是說:「我建議如何養氣的文章——很多人怕陰氣,我可以解釋一下陰氣是什麼——其實不必害怕。人的害怕都是因為還沒有足夠的了解。我不是教大家算命,小小解釋一下。  

  陰者,蔭也。蔭就是坐享其成,也叫做倚貴格。如果大家會觀氣象,就會發現,大官大富翁的小孩子,都是陰氣重的,為什麼呢?因為受父母蔭。古代的妃嫔也屬於倚貴格,都是陰氣重的。中國人數最多的族性李氏,就是陰木,木性仁,陰者蔭,於是子孫天下生,富豪也是最多的。還有些香港富豪,生子孫都在陰年生,也是因為自己本身家業巨大,讓子孫能夠承襲庇蔭。反過來說,白手起家創業享福的人,陽氣會比較重,因為陽氣主開創,進取,是隱的反面。大多數受眾人喜歡人,都是陰氣重的,原因並不神秘。

  陰者,隱也。愛顯耀好斗的人,大家都不喜歡;反而低調柔和的人,大家都親近他。

  陰氣是主富的。所以在一些術數上,太陰就是主財的。從骨肉來說,沒有陰氣,皮肉就不滋潤,皮肉不滋潤,求財會比較辛苦。

  陽氣分生氣和死氣。生氣就好比陽光和煦,萬物生長,死氣就好比陽光暴曬,沙漠一樣。  

  陰氣也分生氣和死氣。生氣就好比婉轉流淌的小河,死氣就好比臭水溝。陰德,隱德,蔭德。有生氣的陰氣就是德氣。慈和忠孝謙卑自辱,知廉識恥先意問訊,循良貞謹清潔義讓。這種隱晦自己,光顯別人的德氣,也是陰氣。

  可是這些算命知識,就算懂得,又如何呢?我從小知道這些,只是增加了恐懼和憂慮,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改。」

星雲大師這麼說法,似乎是一些很簡單的道理,然而,對於很多很多的人,甚至一些自詡是命理高手的人,卻一直不知,或者一直忽視。太多人認為陰不好,只有陽才是好的,最主要是因為認為「陰間」是死人到的地方,而死是不好的,故此凡「陰」不好。這觀念是錯誤的。陰正如大師所言,就是庇蔭之意。古人造的字不像現在的多,現在很多的中文字都是後來創造的。比如「自」即「鼻」、「申」即「電」、 「申」是「伸」、「官」是「管」、「云」是「雲」、「陰」是「蔭」等等。很多自古流傳的文化和學問,很多時候都因為今人對古字的不認識或後來的曲解,令其本意被完全歪曲了,老子的《道德經》就是極好的事例。陰和陽兩氣大師已表述得很好,余暫不作闡釋。但余欲提醍一句,陰和陽本身只是相對的概念,沒有真正的陰,也沒有真正的陽。而更多人不知道的,其實五行也都是相對的概念,所以有人類比甲木日元,自己的特質就如一條參天巨木,這是比較不合理的。地為土,但有五色,亦有五行。山有五行之分。其實木也有五行之分,有時是木,有時是金。

星雲大師說懂得算命又如何呢?反正他也不能改,知多點只有死懼和憂慮多一點。這也是很多人的想法。當然,星雲大師的命格跟我們不同,他是出世高人,放眼的範圍不是一個點,而是一片天,肯定改不了。但我們俗人知命了,也就只著眼在一點之上的改變。這方面是可以改的,只要你不是要求給你改了一片天。

知命就要知自己的缺點,和有能力發揮出來的優點。不知命的,一來未必知缺點,就算知道了,也不知如何發揮優點才正確。知道缺點和優點,卻不懂駕馭和發揮,也是無濟於事的。所以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命師,不單要講出命中的缺點和優勢,還是指導命主如何駕馭和發揮。有太多的人自誇能算命。他們是會算應事和吉凶了,可是只能直斷事實,比如說命主是三婚之命、刑剋丈夫、孤獨終老、財祿無望、六親無緣等。縱然百分百的神準,那又如何?徒添命主的恐懼和憂慮。算準了還也罷,只是有些無術之士,一看到個傷官透出的女命,就說命主三婚、剋夫之類,弄得本來喜用傷官的人半生擔憂,即使日後婚姻美滿,也終日受怕。像星雲大師這種先天就該出家的強命,命師也無法改變他不出家。但對於我們這些俗子,有些只求賺多點金錢,有些只求有點兒名氣,有些只求有個歸宿,都可從改命去盡量實現。當然了,改命不是說改就能改,也更不是食什麼神丹靈藥或佩帶些開光首飾去改,是從八字反映人本身內在的部分去改,即是改心性。有云「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所以我說改命可真不易改。又比如六親緣薄如何改命呢?有經驗的命師應從其五行的流通和用神如何發揮,來指導命主方法改善內在的品性,開啟一些與人交流的法門 (所以命師應具備人際交往技巧和心理學知識的基礎)。然而,六親緣薄也可能應在外的,比如父母早逝,這就不是命師可指導改到的命,大多著命主多珍惜眼前人,說教一下「子欲養而親不在」的道理,但起碼對命主珍惜在世六親還是有幫助的。但有些人要求改命改到成大富翁,如其命格不達到,則根本沒有可能改得到,哪怕你如何改變心性,都不可能。

有些不學無術的人,打著算命批命的旗號,拿著兩句日柱反吟伏吟的口訣,就自以為能算命。還批評真正命師所做的只是心理輔導,而非算命。醍山這麼說,算命是基本步,從心去輔命主的命,才是主要。命主滿心憂愁的說著神準而離去,可能代表對方是個算命的能手;但只有命主滿載盼望的說著神準而離去,才代表對方是個算命的賢士。亦當然,有些命余一眼看去就知道是無可改命的,一般醍山能避就避開這些命不看,也不加評語,這就是知了不如不知好。

星雲大師如是說:「道術以形物改命的危險處,就在於“德不配位,必有災殃”。我小小解釋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什麼叫做順天應人,這上半句就是順天,下半句則是應人。一個人,一個企業,乃至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只有自強不息,才能長治久安。這世界上唯一可以救我們的,是我們自己。事事最終都是要依靠自己站起來的,自強頂萬援。凡事都是有解決方法的,所以遇事不要著急、煩躁。

  物就是各種收成,各種財富。物只能用厚德載。否則反而會成為災難——比如說,現在給你一千萬,人家幾十億都不怕,但你拿到一千萬以後是會害怕的。害怕人來搶、來偷、來盜。小偷盯你這樣的人,超過去盯比你有錢百千倍的企業家。這一千萬,你拿來做什麼?你沒有德,就會用來放縱自己,整天吃喝玩樂,不思進取,最後害了自己身體、心靈、健康,把自己毀了。這就是德不配位,必有災殃的道理。上天之所以沒有給我福,因為我目前的德行載不起,給我就害我。所以佛經上說:菩薩已滿眾生一切願望,但是眾生業重取不到。

  我們只有短暫的一百年時光,佛法是百千萬劫難遭遇,今生遇到了,一定要往生阿彌陀佛國土去。師父走遍一條大街,也很難找出一個來生還能保住人身的,一失去人身,百千萬億年得不回這個人身。所以祖師們告訴我們——一失人身,萬劫不復,來生要做人,比往生還難,不生西方,定墮惡道,修成得道高僧來世卻墮落成罪惡凡夫的太多了,所以一定要往生阿彌陀佛國土。 」

形物改命是危險的,也會是災禍,大師所言極是。因為以形物改命,比如養鬼仔、帶器物、去癦痣、整容等等,都不是從心從德去改,這種只能借一時,而不是真正改得動命的,但卻因這些些微的氣場改變而致一方面稍吉了,另一方面變得凶了,以平衡原本的層次。得了自己所慾求的,失了自己所珍惜的,是吉是凶,只好自己權衡,自己承擔。

改命是修德,是改心性。有些人是個超級大好人,為何卻一生潦倒,他還有什麼要改呢?有!就是改得不要這麼太好人了。不是說要修德嗎?對,改得不要太好人也是修德的一種。凡事不宜過,過則不好。什麼事情都有中道的,越近中道就越表現得好,越離開的就越不好。太好人,會易受欺詐和欺壓,就等於縱容別人不修德,損人之德。修己之德而不損人之德,才是真正的修德。所以太好人了,如果不能明辨是非,處處忍受和縱容,就該去學習如何判斷對錯,在不該忍受時拒絕,學會說「不」。這才是真正的改命。

星雲大師如是說:「往生究竟有多難呢?專持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是被稱為“萬修萬人去”的往生法門。不管男女老少,善人惡人,君子小人,十惡不赦,沒念過佛的人,臨終十念南無阿彌陀佛必定往生。那怎樣才是十念呢?——有的人一直沒機緣念佛,他在臨終快死了,在急救病房遇到善知識告訴他念南無阿彌陀佛,他念了十聲、九聲、八聲,甚至只念五聲、三聲、兩聲、一聲,甚至連一聲都念不出口,聽到有人教他念佛,他生起願意往生的想法,他就往生極樂世界!這樣通通叫做「乃至十念」。(臨終清醒,這是大善根。最怕臨終神志不清,想不起念佛,而這恰恰是最常見的。所以平時要念阿彌陀佛,念到魂牽夢繞即使昏沉也想得起阿彌陀佛,沒有比保證往生更緊要的事情了。有人平時抵觸反感佛,臨終聽到阿彌陀佛反而生嗔恨墮落地獄,所以我們平時要跟父母說到願意接受阿彌陀佛)

  大家要記得常常去幫助他人往生,我們現在助人往生,將來就一定有人助我們往生。還有大家要記得報答父母恩,將來一定要度父母生西方阿彌陀佛國土,諸佛菩薩人天護法世間鬼神最歡喜懂得報恩的人。要想一想,父母辛苦賺了半生的資財,我拿出一半放生、印經、供僧,都可以度父母生西了,我占住父母資財是對不起他們半生辛勞的。

  我現在這樣對自己的父母,將來自己臨終,我的兒女也不會肯拿出資財超度我,這就是“父形子肖”。沒有人超度,自己就困在苦厄中——這一困,就是百千萬億年。

  最喜歡像阿羅漢一樣。阿羅漢的風姿是什麼樣子呢?是謙遜、是溫和、是勇敢、是熱情、是活潑、是積極進取的聖賢風姿。」

佛理,醍山就不敢妄談己見。

 

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時務請列明出處和原作者為黃醍山。

(All rights reserved. Please specify the source and the original writer Desmond Tishan Huang when citing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