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drops.jpg

自中共建國以來,玄學基本已被打入迷信之術。然而,為何玄學是迷信呢?迷信是甚麼意思呢?一般自命自己不迷信的人(尤其中國人),大都會回答: 「拜鬼神是迷信,信命運是迷信,相信風水也是迷信,而迷信就是不科學!」

 (圖片來源: 今日悉尼)

從字面來解釋,迷信的「迷」字是入迷、著迷,也就是盲目之意;而「信」字當然指的是相信或信仰。故此,迷信就是盲目入迷地相信一些事物為真確的。我們很少聽到人說敬拜上帝、耶穌是迷信的行為,但卻每每認為敬拜佛祖、元始天尊、關帝等就是迷信,為何會這樣呢?原因有三:

第一,聖經說除了上帝以外沒有其他的神,不可拜其他偶像,就是說明只有上帝才是真正存在的,其他的神就是假的,拜假而不拜真就是盲目相信假的事物,就是迷信,所以拜佛祖、觀音也是迷信。所以如果是基督徒等,他們會認為家裏安神位、拜祖先、拜觀音的善信都是迷信,而自己即使從沒見識過上帝和感應過神召,卻不是迷信,因為上帝是先天存在的,這是常識;

但對中國人而言,以上實不足以說明從古到今的我們就是迷信,所以有第二個宗教本質的原因,上帝本來就是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唯一真神,即使耶穌基督曾降生為人,替所有人類受苦受難,但祂本來也是神。可是我們中國所謂的神或者仙,大多本來就是人化身已成的,即使找不到人間出處的神,也太多太濫了,不及唯一真神的可信性,就算是開天闢地的盤古原本也只是個巨人、製造人類的女媧也是被造的、釋迦牟尼原本也是人類 (也從不是神,是佛)。先天存在的神是常識,後天由人化神是迷信,這是定位的優勢;

第三,上帝存在於西方的宗教,西方人一向崇尚科學,連他們都相信上帝的存在,我們這些不崇尚科學精神的民族,沒資格去辯證上帝的真確性。正由於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不科學的,所以我們的信仰和生活知識也都不科學,而不科學的相信,就正正是迷信!

 

醍山沒敢說上帝不存在,也不能向讀者們證明其他鬼神的存在,但受上帝神蹟感召的大有人在,而遇過鬼魂滋擾的也不乏人數,我也認識不少。我們認為基督徒所感應到的是神蹟,但鬼神滋擾或幫助的就是精神幻覺或心理作用,這就不算是迷信?醍山不會挑戰任何宗教信仰或信念並其真確性,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何為科學?能理解何謂科學,就能理解何謂迷信。

科學從字面來解釋,就是「科」的學問,而「科」字從禾從斗,「斗」是容量單位或指量度,引申衡量,「禾」是穀物泛稱,故「科」是衡量各種穀物之意,泛指將穀物分門別類來量度,引申為有系統分類。因此「科學」就是有系統地測量的學問。科學這詞在不同國家和不同時代,其實都有不盡相同的意義,而現在所談的科學,大多以西方科學為主要釋義,而包括的層面甚廣,有各種自然的科學、社會人文的科學和應用上的科學等。而所謂科學的精神,其實亦各有不同的理解,但一般認為是追求知識的真理性,堅持以客觀和辯證的態度來探究知識。科學精神還包含了求實的精神、創新的精神、懷疑的精神、寬容的精神等,而以求實和創新為主。梁啟超則以「有系統之真知識、叫做科學。可以教人求得有系統之真知識的方法,叫做科學精神」來定義科學和其精神。一般中學生都會學習過科學求真的三大步驟: 觀察、假設,和驗證。就是我們大多懂得的「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這句說話。有留意剛才提過科學精神的要求嗎?「堅持以客觀和辯證的態度來探究知識」。所以,科學一般都具備以下特質:

首先要堅持理性客觀,所以科研從沒有對上帝和鬼神的存在進行過科學研究,因為這是不客觀的,是主觀的信念,即使太多著名的科學家們都有其信仰,也從不會和從不敢對其信仰進行科研。也就是說,無論是上帝、釋迦牟尼、玉皇大帝或者是阿拉,都從沒有被科學證明過其存在。

然後是可否證性,這亦是命理和風水被打入迷信行列的主因。因為按可否證性而言,我們不能知道一門學問的理論是否一定正確,但只要能嚴謹地證明到這門學問是部分錯誤時,剔除了錯誤的部分,那麼這門學問就是合乎科學。不幸的是,命理流派眾多,大家都懷寶自秘,各家有各家的分析和理論,根本從無一致性可言,加上混水摸魚之輩為了生計和貪財,又多不勝數。基本上不少流派的命理都只是存在著部分的原始理論,而自己又創作一些新的理論出來以別樹於其他派別之上,甚或完全脫離了「道」的本質 (「道」本來是科學的,日後醍山將會說明「道」如何已被現今的科學一一的驗證了出來)。而風水學呢?就更加五花八門,各行其是。這是人性自私的問題,而非命理和風水等五術本身理論的問題。命理和風水等學問是本出於一套學問的,該學問本身有一套非常嚴謹的理論,不單能貫通命理和風水的所有知識範疇,還包括了社會、文化、人性、醫學、天文、地理、自然生態等各種層面。可惜因為後人的無知和私心,致使其淪為不科學甚至於迷信的境地。

但科學是容許存在於一個可適用範圍的,就是說可以不必是放諸四海皆準的絕對真理。很多文化的曆法在推翻地心說之前是絕對正確的真理,但到今天我們明知不再是真理,還繼續沿用,因為在真理面前它是錯誤的,但在人類的生活應用範圍上,它絕對是真理的科學。科學家的不少科學理論,只能在特定的物理條件下才正確,包括中學生也學習到的牛頓力學。命理學也如是,在不同的地理環境、時代和人際關係上,相同一個八字會有不同的情況反映。但一些只會背出斷語、生搬硬套的命師,無視這一切的變化差異,將一些只適用於古代中國封建社會的斷語,硬套用到現今的八字上,弄得錯漏百出、啼笑皆非,讓自命不迷信的人更有質疑命理學的理據。而對於風水學而言,更因為有太多在學習班課程後,便跑出來執業的不道德份子,弄得整個風水業界變成了一門詐騙的商業。

科學也必須有普遍的必然性,就是只要在其可適用的範圍和條件下,一切的事實都能客觀、理性和系統地被其理論解釋出來。如果是真的命理和真的風水,而人們又能理能何謂陰陽之哲理,基本上這兩套學問都能在可適用的範圍內,把一切相關的事實以客觀、理性和系統地被解釋出來。可惜的是,因為千百年來業界的良莠不齊,致令很多本來很有哲理和道理的基礎知識,都被模稜兩可化和鬼神化。同一學問在五花八門的真假理論夾雜下,令原本可解釋的,也教不懂的人聽了後不肯定是否客觀。

好了,那麼醍山是否就要否定命理和風水等五術的科學性呢?是否也就認同五術是迷信呢?如果醍山要否定五術的科學性,也就等同要否定其真確性,就不可能花上數十個寒暑不斷去追尋更上一層的相關學問,也不可能繼續替福主相命和相宅了。

反倒過來,醍山想問一下認為五術是迷信或不科學的人,科學的精神包含了懷疑精神,對五術懷疑是合理的,但科學精神在還沒能確定和否定一套理論或學問的真確性之前,有包含了絕對否定精神嗎?西方的科學家沒有因為自己的科學精神否定過上帝、魔鬼、天使、聖人等等,為何中國人卻因為西方的科學精神而否定了自己五千年文化的遺產?是五千年來中國人都迷信了這些學問是真呢?還是現代人迷信著這些學問是假?甚麼叫做科學?能客觀地、理性地和系統地肯定得到五術的真確性是科學,或者能客觀地、理性地和系統地否定得到五術的真確性也是科學。甚麼是迷信呢?沒有研究過就去盲目相信的是迷信,或者沒有研究過就去盲目否定的也是迷信。

科學的精神包含了求實精神,對五術求實是應該的,但在現今科學技術還沒不夠高得去確定和否定一套理論或學問的真確性之前,有包含了絕對否定精神嗎?科學家現在有能力去求實劍龍背部的板骨的真正用途嗎?(起碼直至醍山寫這文章之前還沒定論) 科學家現在有能力證實有外星生物嗎?科學家現在有能力證實地球核心是甚麼樣子嗎?科學家有能力證實和否定進化論和創造論其中之一嗎?科學家現在有足夠能力確定宇宙起源的說法哪個是真、黑洞和白洞是否存在、蟲洞是否具體在哪?科學家有足夠高的科技跟上帝溝通證明其存在嗎?奇怪的是,科學家大膽假設宇宙大爆炸的理論,人們便去相信是科學;科學家以進化論去否定了創造論,人們在不否定上帝和聖經的矛盾下,卻又接受了進化論是科學,而同時不否定上帝不科學;科學家說劍龍板骨是用作防禦,人們便認為是科學,當科學家推翻這一說法,是用作散熱,人們也認為是科學。沒有見過外星人,沒有見過原子核,沒有反能量,沒有見過蟲洞,但我們都認為其存在是科學。更有趣的,是我們看不見磁場,看不見微波和太陽風,但我們都相信了,就是不相信中國命理和風水談的氣場。其實,科學家連古代的文明是如何建造金字塔,如何架懸棺,如何堆砌巨人石堆,如何在大麥田上畫圖案,還沒有能力去解釋,而這些卻實在的存在於世上,難道我們能相信科學家現在有能力去以現在貧乏的科學科技,去解釋得了華夏古文化的高度智慧?有些事物不是不真確,而是科學家暫無法去證實而已,就好似當初無法證實地球是個球體一般,後來還不是成了一般人的常識?

科學精神中創新的精神和寬容的精神就不在話下了,聰明的讀者既能舉一而反三,就自然能在生活中找到很多反證五術不是不科學或者不是迷信的例子。說實在的,心理學在西方世界還不算得上是科學,因為他們的科學主要談的是實驗科學,但心理學並不能每次都能在客觀的條件下必然成立,故充其量只能叫做經驗科學。命理不是科學嗎?這幾千年的人民經驗是錯誤的,但卻將錯誤的命理學流傳了幾千年?風水也如是?如果你暫沒有能力和科技去證明五術是實驗科學,但最少也該稱它為經驗科學。不用學過中醫,只能你能略懂按幾個穴位,就知道中醫所講「氣」的存在。按按足三里、三陰交等穴,你會發現有一股東西跟按下去的手指抗衡,但當西醫給你解剖時,卻不可能找得到那個東西。那個是「氣」。我們看不見,摸不到,但卻能經驗得到的。中醫的針灸和按穴是不科學,是迷信,但現在西方社會趨之若鶩,只有中國大陸的同胞們自己在摒棄自己的科學和文化。

告訴大家些秘密: 華人首富李嘉誠相信風水、全球首富比爾.蓋茨相信風水,還有實在太多太多的名人和富人都相信風水,難道這班迷信的傻子,卻成為了領導我們這班正常人的時候,我們這些不迷信的人卻不比傻子更傻嗎?為何毛主席要將風水五術等押進了封建迷信的刑場?正因為他相信風水五術的真確性,不希望世上再有人因學會了五術而造就下一個偉大的革命家。領導人越說成迷信的,其實就越可信,只有愚民才會認同是迷信,但可惜世上愚民佔了絕大多數,不然就每個人都夠聰明去當領導了。

"There are two ways to be fooled. One is to believe what isn't true.

The other is to refuse to accept what is true."  (Soren Kierkegaard)

丹麥哲學家齊克果這麼說:「有兩種途徑變得愚蠢,一是相信不真確的事物,另一途是拒絕接受真確的事物。」

 

迷信可怕。但迷信科學比起迷信不科學,或許更可耻和可悲。記住!自己沒有認真去求實過或者鑽研過的學問,不要隨便說成迷信,不然最迷信的就只有你自己。

 

除本文的圖片外,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時務請列明出處和原作者為黃醍山。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the images in this article. Please specify the source and the original writer Desmond Tishan Huang when citing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