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05.jpg

【XX系列--第2篇】

 

上回的八字﹕

 

乾﹕丁巳 丁未 庚午(日) 己卯

 

如果其他同八字的人可能現在是財源滾滾,為什麼作者卻身陷囹圄呢?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playing a sport

要瞭解一個人現在的情況,其實不是光看八個字就一定全然反映出來。醍山一直強調,看命除了是看八字和年運,亦要顧及天地人三道的影響。天地人三道會左右到以往經歷情況的差異,而這些差異也在因果關係中干預到現在的處境。

以那書中作者的八字為例,這是一個從官殺格的命格,從格局上看也不太可能是個殺人或者犯嚴重殺傷罪行的命造,可是即使走在好運能有財源滾滾,也不該是個大富大貴的八字。比如在2005乙酉年作者被捕前,為他這個八字的人看命,如果當時那人只是一個剛出來社會工作沒幾年,工作踏實、經濟普通的年輕人,即使是甲辰大運,也不會斷他有牢獄之災(而實際也不應該會有),只是提醒他在甲辰運中,會容易受累破財、工作環境轉得不理想,比如丟職賦閒等。然而,如果遇到的人的情況是年紀輕輕便很是富貴,那就得多加提醒,因為那個辰土的忌神就會相對更加強烈。

從理論上和實踐上講,喜用神有力,在喜用神大運表現出比預期好的吉況,理應在忌神運時凶性也沒有預期差的,緣何反而說他辰運的忌凶更強呢?

原因是一個命局的層次是有範圍限制的,即是命局層次不到水平,而得到水平以上的福份,就很可能會在忌神運時因為本身承受不了而突然垮下來。就好比一個人本身最多能夠舉起100磅的重量,舉50磅就是大材小用,舉70磅是能力所在,如果舉90磅就是發揮所長,要舉100磅就是能力的極限,只要上面再多站一隻小鳥,他就會成為隨時倒下的積木。

如果一個人能承受負重是最多100磅,正常發揮就是70磅,如果舉65磅就吃力,就是有其他因素拖他後腿,比如我說的三才因素,而比喻可以是帶病舉重,自然不能發揮正常,這情況會在三才因素叠加或者大運流年影響下發生。

然而,因為他本身有能力,如果想進取些,就使勁舉起90磅的重物。舉起90磅的他,算是比預期要好,但還在能力極限之內,即使一兩隻不聽話的白鴿飛到重物上站著看風景,只要總重不逾100磅,他還勉強應付得來。這好比一個人在好運中能舉90磅,但還到差運來了,只要差運不是拖後腿拖的太過份,他還可勉強支持一下,或者索性換回80磅好了,起碼不至受傷。

可是作者的情況不是這樣,他在喜神運的時候已舉著100磅了(有可能當時是吃了類固醇而正舉著105磅),走到一步本來不是太過凶惡的忌神運時,就只因為忌神的小感冒,或者多了一隻礙事的小麻雀,也足以讓他馬上倒下而被100磅的重物狠狠壓得重傷。

但為什麼其他同八字的人當時不舉著100磅,而偏偏作者本人在舉100磅呢?如果是天時地利都相同的話,這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人和了。本來大家都是舉著90磅的,圍觀的觀眾不斷替他們各自喝彩拍掌,但偏偏作者認識的某些人看好作者,放些金條銀條上去讓他試試力,表演表演。其他同八字的參賽者沒有人給放金條銀條,自己也再無力自加,就眼巴巴看著作者享受到更多的歡呼聲。這是人道緣份和交際的差異,誰讓作者身邊認識到的都是些拿著金條銀條的好事之徒?

結果,在甲辰大運作者垮下來便起不了身,因為傷勢實在嚴重啊!

醍山常說,命理不外乎常理,若從常理去探討,如果作者當時不是如此風光富裕,根本就不可能去接觸到有實力和有資格去進行「跨國」犯罪謀財的人。他們謀的財不是你我都能謀的,即使有這份勇氣,也沒有這條門路。旁人大多只能做些跑腿,被抓也最多是幾年有期徒刑。但作者當時應該不再是這個層次,恐怕已是幕後主腦之一,因為他舉著100磅的金條銀條,其他人就沒有當頭腦的份兒。我在高級八字班中也用實例指導過弟子們,層次越高的人,一旦犯罪罪成,罪名就會越重 (除了殺人放火一視同仁)。

作者未土得力,時上己土為正印道法,本來學習還是不錯,而自己也是喜歡學習的人,可是在喜神之運因緣際遇而沒有多讀幾年書,否則他就會像其他相同八字的人,大學後工作,如今接受安定和豐厚的收入。

作者的八字是個能讀書學習的人,本來未土就是這分能力,也是過人的特長,對知識的研究也很在行。所以,如果在從前斷這八字,他上來就說自己是初中輟學了,這個對象過程就能提示命師,作者本身印星的特質不是表現在追求知識的正面能力上,而是表現在負面無心向學的懶散上,所以但凡遇到印星的年運,印星的忌性都要比光看命盤的遞增,也因此為何辰運的剋應如此強烈。

作者說自己父緣淺薄,因他自幼父母仳離,他跟著母親生活,跟父親鮮有見面,直到現在身處牢中,人入癸卯大運,這個財星卯木所指代的父親,跟他的關係才變得緊密。諸君請看,這也對應了是個從格的八字。否則財作為忌神,影響力強,不可能父緣淺薄至此,要待父運才跟父親隔著探監的玻璃窗相處起來。正因為是個從格,印強悍而財星作為弱勢一方又只坐時支一隅,力量才會顯得如此薄弱。(跟隨醍山學習的弟子一看這段,就應該發現跟學習過的學理十分對應)

作者的遭遇可謂既是時也,卻不一定是命也,而當中的原因更是因為三才外因叠加的干預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