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16.jpg

今年膾炙人口的大陸神劇《延禧攻略》自播出後已逾100億的點擊收視率了!

 

劇中各個角色都有獨特的個性,而演員都演繹得恰到好處。這次特意挑選繼后輝發那拉氏來探討一下,其在劇中的心性特質跟八字命理道法的比對。

 

當淑慎還只是嫻妃的時候,她是個謹小慎微,凡事拘禮守紀的傳統美德女性。她幼承庭訓,尊敬父親是個正直勤廉的清官,也一心恪守本份,要效法父親,以傳統名節聲譽為重,在母親多番苦求相逼下,也不願違反宮規干預朝政,不幫親弟當官,即使弟弟鋃鐺入獄,也堅持不向皇上說情。

 

像她這種人,到底八字是什麼心性特質呢?

原來這是八字命理中官殺道法特質的人。

 

官殺道法的人守紀重法,也很重視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尤其看重名節聲譽。嫻妃不願被他人說她以權謀私,也不想丈夫懷疑她干預朝政,她想表現自己是個大公無私、大義滅親的「嫻淑」形象,只好堅持著狠下心腸。

 

試問誰能鐵石心腸地連兒時玩伴親弟弟也不幫不救呢?

 

弟弟在獄中病倒,嫻妃為了保持自己明節哲保身、規行矩步的立場和名譽,也不去求人,決定自己典當首飾來籌錢請大夫醫治弟弟。

 

八字十神當中,能忍的有印梟和官殺,但重名譽多於親情的,卻只有官殺道人。

 

嫻妃的官殺道發揮到了一個正直無私的正面方向!

 

可是,這個所謂的正面方向似乎走到了不近人情,不像是凡人應有的情感態度的極端。為什麼這麼講呢?嫻妃半生仿傚的偶像——她的正直不柯的老爸,在兒子大牢病危的時候,還是甘冒大險行賄親王,以圖為孩子脫罪,結果還得被嫻妃女兒鄙視其身不正。雖然如此,父親表現出來的是近乎於人性,他一生的正直最終鑄成這個缺點,但還總算做得像個人。反之,嫻妃對救弟弟似乎無能為力,也不甘願向皇上老公討個法外人情,這種正面的正直其實已走到了物極必反的負面狀態。

 

官殺道法的人小心謹慎,因此思維也特別周密,處事部署也詳細,很多微細的節骨眼都逃不過他們的法眼。嫻妃沒有把官殺道法用作籌謀部署、攻於心計,而是向著沽名釣譽邁向另一官殺的道路。至此,嫻妃是個官殺道很突出的人物,也將官殺道法的特質發揮得很強、很嚴重。她的官殺將財星的柔情全給化洩了,所以她是硬繃繃的一張正直的鐵板,冷冷的一副嫻德,卻不似水溫柔。

 

後來家逢巨變,全家都死了,她頓悟人生,意識到正直嫻德只是受害於人,決心要向所有害她家破人亡的相關人等進行耐心和漫長的報復計劃。

 

這時候的她,似乎是由正變成了邪,心性完全轉變了。真是這樣子嗎?

 

從客觀的角度來講,她的性格的確有很大的轉變,但從十神主觀的角度看,其實她本性沒有改變,只是應用本性的行為表現在改變了。

 

以體用的玄學角度來講,這是用的變,但體沒有變。

 

嫻妃從家破人亡前到喪盡天良後,她本質一直就是官殺道法的人,從沒改變。

 

試想一下,如果她本身沒有官殺的心思縝密和條理分析能力,在家破人亡後就能突然變得聰明狡詐、陰毒周密?

 

常理告訴我們這是不可能的,如果那人本身不是有這種能力和特質,在巨變以後豈能馬上獲得天賦的才能。

 

好比有一表現邪惡的人,因為巨變過後,變得信佛善良,這也必定因為他從前就一定有善良的心性特質,只是被某些特質的發揮暫時掩蓋了鋒芒,待大運改變,或原局某些六親轉變的影響後,原有的另一個特質就會發揮得更強。所以,這種突變的善良者,如果再因另一突變後,也可以再現邪惡的一面。其實,一個人有半邊是天使,半邊是魔鬼,這也是平常之事。

 

說回嫻妃淑慎。她運用官殺的心性特質到了報仇的計劃上,但仍不忘自己要保持德望名聲的需要,所以除了殺死嘉嬪是親手所為,其餘都是按計劃借他人之手殺人的。

 

不過,她這麼聰明細心,最終算計了泓晝還是失敗收場,除了一直缺少了財星表現的柔情,太過剛烈正經外,還漏算了身邊的袁春望內心真正的慾望和目的。當然,只要你不是心水很清的劇集觀眾,換做是正常的一個聰明人,只要當身處其中,任誰也猜不到袁春望要圖的是全人類「攬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