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01.jpg

以單純一個道法來探討孩子心性和培育,已進入了第五型,即最後一型的比劫了。

比劫型的孩子是五型中最有特色的一類,同時也是最沒有特色的一類。他們的特色在於簡單,他們就是這樣子的,沒有修飾;而最沒特色的原因,也是因為他們一點也不修飾,淡然無味。這正正反映出比劫孩子長大後,若不是一個平凡的勞碌大眾,就多是一生精彩轟烈、起伏巨變的強人。而他們的簡單和不平凡,其歸根究柢的原因,就是比劫在五行十神中獨特的相對地位。

到底比劫的孩子是怎樣的性格呢?在十神中,比劫的五行跟命主日元的五行是相同的,既不生入,也不生出, 且不剋入,亦不剋出。所以,在心性上,比劫道法的孩子就沒有印道的生入吸收型,也沒有食傷道的生出表現型,又不是官殺道法的剋入克制型,更不是財道法的剋出感性型,而是原始的自我型,因為其五行就直接是日主自己的五行,即代表了自我、自己。

自我的孩子說好的是自信的表現,說得不好,就是固執的表現。因此,比劫的孩子很固執,不善於吸收知識、慈愛、需要愛、需要照顧等,除非他們本身也有印的道法。他們不善於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口才表達不理想,領悟知識的能力不強,除非他們本身也有食傷的道法並存。他們不善於理性邏輯的思考,不善於計劃和部署,也不要要求他們有時間管理的能力,或者要求他們守規制約自己。也不要認為他們有同理心或者表現情感,他們一般不愛成人抱著來玩,除非是自己要去爭寵時,看到別人不愉快,也不會主動去關心和問候。在任何時候,你都會感到他們比較自我中心,也比較自私和不善解人意,不太需要父母呵護,但不喜歡表現和表達自己,說明就遇上比劫道法的孩子了。

上一篇不是說過應付印道法的孩子最麻煩嗎?看來比劫道法的孩子才是最難搞不是嗎?其實要培育一個比劫道法的孩子,大概有三種方法。第一是制,第二是化,第三是……

實際上也沒有第三種,第三種方法是直接不去管他們,因為對於不能制也不能化的比劫孩子,父母家長們是根本管不了,枉費心力。

什麼是制的方法呢?這是以官殺來克制比劫忌神的方法,但前提是八字原局內必須有官殺這類用神,而且要有力量。很多人,包括不少命師,都不瞭理八字原局的十神表達了什麼意義,只會以為要對付比劫就一定要用官殺來制。事實上並非全然如此。原局有的十神,是代表了這個人原始的心性中有這種表現,當然十神在原局中有強有弱、有多有少。就是說,要用官殺去制一個比劫道法的孩子,也得要他本來的心性中或多或少也有點官殺心性,才可以配合外來官殺氣場去提升起來。如果先天這個孩子半點兒官殺的心性也沒有,他根本不可能感受和認同外來施加的官殺教育模式。官殺代表守紀和規範,即是比劫道的孩子好歹也要內心有丁點兒對守紀和規範的認同感,家長才可以去教化他們;若然不是,家長們說了大半天,管束和懲罰了多少次,對於孩子來講半點認同感也沒有,只會認為錯的是家長,錯的是規條,因為「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是他絕對奉行的,而且認為世上只有他一個人才是有存在價值的。所以啊!不要以為八字缺什麼五行就用什麼五行,大多數情況下是用不起的,用了也沒有大作用,八字也不必要五行全才能平衡的。

要用官殺制比劫,家長們就要給他們定規條,安排規律和時間表,也要加強道德故事的教育,如果可以的話讓他們參加童子軍等紀律部隊的活動,而長大了些就推他們到軍校去受訓。為家庭設立規矩和規律性的活動和作息安排,而且要從很小就開始去進行,比如吃飯前要先有禮貌的叫全了所有長輩、一星期有固定的電玩時間等。

第二種的化的方法,相信家長們看過了前四篇,現在也懂得了吧?不錯,就是以食傷來化洩比劫。然而,也必須要有兩個大前提,第一是八字原局中要有食傷這方面的心性和能力,第二是必須確定食傷是喜用神而不是忌神,否則必然弄巧成拙,更添麻煩。至於如果確定食傷是喜用神呢?方法很簡單,有兩個提供,第一是從醍山寫的食傷篇中去看看有沒有那些心性特質,如果很明顯有,那食傷本身也是忌神了;第二就更簡單,直接聯絡一下醍山,問問就可以。

如果孩子既沒有官殺的理性和計劃性,又沒有食傷的機靈和洩秀,就是第三種情況了。由於比劫代表了自己的五行,也就代表了自己和自我中心,所以他們想到要做的,便會忠於自己的想法,加上比劫的孩子一般都是勞力型的,想到就會付諸實行,配合其忠於自己的恒心和堅持自我的毅力,做事情不做到底不罷休,勸阻也勸不動。如果做的是有利自己的事情當然不錯,也的確有些純比劫無制化的孩子,只要想努力讀書,就不管一切也要努力讀書。姑勿論他們讀書的成效有多大,但起碼父母看在眼裏就是欣慰。若果做的是不利自己的事情,那就出問題了,他們會一條黑路走到底,不管天王老子,誰都勸不過來。

比劫道的孩子平常想的事情不多,也不會有多大的想像力和創意,更沒有過人的邏輯推理思考能力,他們只是很純粹的一張白紙。可這張白紙上畫出一個黑點,這個黑點就是他們所能想到的全部,所以他們就只會將一個黑點不怕勞苦地重複畫呀畫,不斷擴大,直接填滿了他們的全部。這跟有食傷道法的孩子不同,食傷孩子的好奇心強,想法也多,創意新穎,這刻做這件事,腦子裏已想到了另一件事,又會急不及待去開展那件事情,所以對於做固定的一件事比較沒有恒心 (除了是他們仍感新鮮、提戰性和娛樂性的事情)。對於一張白紙的比劫道法孩子,可以說是不用任何方法去應付,因為真拿他們沒辦法,他們會自己決定在紙上先畫上什麼。

如果閱讀這篇文章的你不是一位家長,而只是學命的易友,也必須注意一點。你從不同網站或書本中,可以找出比劫的心性,但那些心性有部分不算很準確的,只除了說他們自我中心、倔強或重視朋友之情之外。因為心性的表現是具有一定相對性的,比如你說比劫固執,那莫非印梟、官殺、食傷、財才的就不固執?不是,只是我們的共識認知中,一般會將固執的對象放到自己本體身上,但凡堅持自我的就是固執。如果我們將本位放在金錢上去,比劫的人一點都不固執,他們揮金如土,不善珍惜,更談不上半點固執之情,反而財才道的人對此固執得要命。如果將本位放到名譽上,不同的名譽性質,官殺跟印梟就相較比劫的人更固執,因為比劫的人會說:「我就是這個模樣這副德性,你能將我怎樣!?」,比劫道的人對名譽不太固執的。

因此,不要以為比劫的孩子有什麼特別的心性,其他四大類型的孩子會有個別獨持的心性,是基於這四大類型跟孩子日元有相對的生剋作用所產生的相對意義,這也是五行生剋相對作用為何跟性格能扯上嚴緊關係,和中國傳統八字命理為何是最古老又最準確的心理跟推命學問的原因。可是比劫沒有跟孩子日元產生任何相對的作用,所以必須明白一點,世上擁有單純比劫道的孩子不多,有的也就代表他們真的是最純潔,最無雜的一群,他們忠於自己,不受外來的干預,然而對於世俗的我們來講,或許一點也不認為他們純潔,只會感到他們的自私。在大部分的命盤中,比劫成了一個道法,其實都會伴隨著另一個十神心性同時形成比較強的道法存在,而那個道法基本主宰了整個人的主要性格,再加上比劫本身的自我中心,就顯得在那個道法的表現更加霸道起來了。

下面所論的三種程度,在或多或少之際,都會滲入了其他道法的論述,家長們如果確認孩子有比劫道法 (不肯定就先觀察清楚或者直接聯絡醍山),就要再留意有沒有下述的不同道法,才可配合合適的培育模式。如果你是來學習命理的,下面所論,就是最基本的五行生剋道理,也是命學實踐中最重要的理論,此所謂「Simple is the Best」也。

 

1. 輕度比劫道:

過往的四篇中,家長們都可以看得出來,但凡輕度道法的,基本上孩子的能力都能發揮在好的一面,其實加以培育,就是錦上添花,讓孩子的人生層次得以更大的提高。可是到了這次談的第五個比劫類型,就並不是這麼的一回事了。單純的比劫道法就是什麼也不是,只除了自我中心一點是確定的。既然沒有了具相對性的道法,就代表單純比劫道的孩子沒有什麼特別的專長,有的就是自我、自信和堅毅。但他們堅毅些什麼呢?在哪方面的能力上表現出堅毅的發展了?這就是問題的所在。還有,在醍山撰寫「忌神的真義」一文中已論述,命局中的忌神就是一個人的最強心性,也是最強的能力,就是其專長和特長,是其過人之處,這也正是因為相對其他特質或社會要求的中道來講屬於過多了,所以才被看成「忌」的原因。既然單純比劫道本身已沒有什麼特別的專長,而過(即忌)的程度也只屬於輕度,就是比較自己的能力和比較別人的能力也過不了多少,請問這個孩子又有什麼專長和過人之處呢?因此,莫說要將專長和能力發揮到正面效果上,就是連有什麼專長也較難談得上。

能夠成為輕度的比劫道,說明這個八字的平衡度是很高,心性上的失衡不大,口語地講就是心理質素平衡了。在心理質素好的前提下,一般只要有特定的能力和專長,很多時候都能做得比別人穩定可靠,而得到的機遇都比別人多。所以輕度道法的命,一般都不太差。只是輕度比劫的平衡狀況下,雖然不會太差,但也一般不會有什麼好的成就。只要家長們不是望子成龍或者是怪獸家長,能寄望孩子平平安安、愉愉快快地過他們忠於的生活,就不會有太多落差的失望。

家長們要留意了,如果孩子本身不只是有自信,而同時亦對知識有追求,也喜歡小動物和有愛心的,平時又比較閑靜平和,那他們很可能是同時兼具了印的道法。這時候,我們就不應該以比劫道法去論這個孩子,而是將重點放到印道法上去。也就是說,家長們現在就應該去參閱「以十神論孩子的培育--印梟篇」中的輕度印梟道一節。為了達到更好的廣告宣傳效果,醍山當然建議你也快點看過了之前的四篇,哈!但誠如上述,單純比劫道法的孩子不多,而只要結合到另一個道法存在,其最突顯的心性就會表現在該道法上,而非比劫道,因此還是必須先看過前四篇好好瞭理才對,畢竟作為家長的你,目的也是為了孩子著想,應該不會介意多看幾篇對育兒有幫助的文章吧?

下面是另外三篇的直接連結:

以十神論孩子的培育--官殺篇

以十神論孩子的培育--財才篇

以十神論孩子的培育--食傷篇

不過,如果家長們發現你的孩子的性格不是這麼的平衡,比劫的程度不是在於自信,而是自大、自我、霸道,素養素質卻談不上,那就說明不是輕度的比劫道法,而很可能是以下的情況,就要繼續看下去了。

 

2. 中度比劫道:

比劫道法達至中等程度,說明了孩子的自我固執已到了一個頗高的程度,他們不再是表現自信,而是很多時候都自大和霸道,在他們眼中彷彿只有自己才是最重要。觀察這些孩子時重點是看他們有沒有霸氣,即是在家中的兄弟姐妹中也好,在朋友圈裏亦好,走出來就是個大哥或大姐的模樣,什麼事都能擔戴作主,說了算數,說一不二。這些表現是孩子的比劫道法足夠強,是中度比劫道法的表現。這種孩子可以是向好的一方發展,也可能向壞的一面去發展,而且因為比劫的忌神強,自我的固執很厲害,就會一貫到底不回頭。家長們當然也可以去參考以上所列文章中有關其他心性中度道法的章節,但必須要記住這孩子的比劫道法因為忌到了中等程度,所以即使是夾雜了其他四型的任一道法,主要心性也未必能以那些道法去完全作準。

如果孩子具備以上的霸氣和擔戴,能作主作領導的,再配以下的特點,就有不同的培育方法。

孩子本身能作主作決定,也自我和固執的,但一般時候都是懶散,行動力不強,不外向,不太喜歡交朋友,倔強脾氣。這種孩子其實在中度比劫的同時,也具備了頗強的印道法。因為孩子的命局組合等同於身強過盛,要培養他們,一是以財來剋印,一是以食來洩比劫,當然雙管齊下就最有力。這麼的孩子們,對於所謂財,當然不是指用金錢或者女色來誘惑他們了。財是指父親,而食指的是玩耍娛樂。家長們會說,這種孩子很可能就是窩在家裏玩遊戲機 (女孩子可能是上網或者看書),整天都懶於活動和做事,還是倔脾氣罵不動、打不怕,還是繼續娛樂?不錯,正要如此。

其實,在這個過程中,家長們實際不能使用直接跟財這個概念相關的事物,除非孩子本身也有不太弱的財心性,能有力跟印的忌神作對抗,就代表他們對財這事物還是有概念的,真的可以用玩具或者什麼他們珍惜的東西來利誘之。如果不肯定,可以問命師,但不是很有命師都懂得從心性去推演命局的,那麼可以運用間接相關的人,即當爸的那位家長去帶出財的氣場。當爸的工作其實也殊不簡單,因為醍山在前一篇已早明言,應付印道法的孩子不是容易的事,只因他們吃得開。如果孩子愛玩的,當然的工作是陪伴他們一起玩,還要是出外的活動。但當然我們不能一下子便命令他們放棄手上最愛的宅男室內玩意,而是讓父親作為一個情緒引導者,先讓孩子有向外走出去的「習慣」。在跟爸的接觸過程中,孩子跟爸的交流產生激活了財的情商,如果能跟其他孩子也有互動,也能訓練到與人相處的情商,而前提自然是這孩子本身也有財這方面的喜神,否則也不太可以訓練他跟別人相處,而只會在每次的接觸中出現衝突,這點必須注意。

這方法是運用了五行十神的生剋制化作用,用財來減輕印的程度,也配合了食傷的遊戲愉快感來化洩一點比劫。如果孩子對遊戲是完全沒興趣,只愛看書或做文靜事的話,就只可以用情緒交流的對話。因為有印心性的關係,過程中孩子很可能有不少事情是不願意透露的,父親就必須表現出骨肉間的感情和關懷,取得信任和認同後,方可「掀」開他們的金口。可是,因為孩子還有中等的比劫道法,光以財是應付不了比劫道的,因此也必須加強誘發其官殺的氣質。前提也是孩子要有點官殺在命局中,化表他們對規範和規矩至少也有一些認同感,是能夠被加強的。在父親跟孩子的相處過程中,父親要刻意地灌輸道德和禮貌等價值觀,尤其要強調在不同場合不同表現和反應等的灌輸,更理想的是家人設定某些情境,父親以身作側地在孩子面前作了榜樣。只要孩子是有官殺可用的話,這做法可以直接打進他們的潛意識中,畢竟在孩子的童年時期,父親通常都是他們無意識中的模仿對象。

我們必須承認,如果孩子既有財的心性可以被強化,亦有官的心性可以被強化,家長去作出這合適的培育,當然會因為他們本身有足夠強的印和比道法,而將能力提升得更強和發展得更偏向正面,但並非所有印比組合道法的孩子也同時兼備財和官的心性可被引發,也非一定都能喜用財和官,所以這是最理想的培育方法,並不一定能適用於所有印比道法的孩子。如果這孩子沒有得到合適的培養或者擁有一個適當的發揮環境,他們將來的成績大多都平平無奇,或者當個教師或書呆子甚麼的,然而,新中國建國的那位大人物,他就具備了中等程度的比劫道法,也同時有印道法的配合。他是何等的果斷堅定和相信自己的能力,他的氣魄就從其作品《沁園春.雪》中最後一句「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這絕對是比劫的自信兼自大表現。而其印道法也不弱,在戰爭的期間,無論是勝追或是敗退,軍帳中都必然要帶著大量的書籍,而其文學及書法成就,也是甚高的。當然,我們的孩子不能跟古往今來寥寥可數的大人物去比較,因為他們的命格已存在了內外兼備的「自動培養」機制。

還有一點,如果家裏只有媽媽能擔任這工作可以嗎?學習命理必要融會和靈活變通,在十神的六親關係上,財指代父親只是基於二重的指代關係,最主要的還是角色的本質和角色所表現的心性基礎。比如母兼父職的媽媽,因為要兼父職的關係,她在心性調整方面,就會自然產生和表現出財這個原本代表父的特質,所以這情況媽媽也能作為財這個角色去參考。這裏一般習命多年的人都會有一個誤區,但礙於跟本篇性質內容不關係,就略過不談了。接著就要談一下同時有中度比劫和食傷道法的孩子,要如何去培育呢?

中度的比劫道法再配上食傷道的孩子,是六親上甚是緣薄的一類。其實比劫道法夠強的孩子,六親上本來就較緣薄。家長們家中也有比劫孩子嗎?可千萬別以為他們跟你們緣薄就是什麼剋或者刑你們啊!他們的緣薄也不是因為他們會對家人不好,反而只要能力所及,很多比劫孩子長大後,都會義無反顧地幫助家人。他們的緣薄,是基於他們對很多事情都會先想到自己的立場、自主性和自由度。因為他們比較自我、自信和獨立,所以一不需要太多的照顧和關懷,二不喜歡太多的管束和指導,三不愛聽跟自己唱反調的說話。可是,為了孩子變得更「好」的父母們,都不免會犯了比劫孩子自設的以上三大誡條。故此,比劫孩子沒必要就不太愛跟父母交流,如果有能力,也就搬出去不留在家裏聽家人的嘮叨,繼續保持自己的固執而不被對著幹。

比劫主一個人的意志,這類孩子意志較堅定,也自信,而且因為比劫本身也有自己力量的體力表現,如果配合了食傷的話,就會產生很強大的協同效應,或者破壞力。這類孩子因為有食傷的道法,所以對於洩慾或者情緒宣洩方面的需求很強烈,而再加上本身具備比劫的力量和堅定,一往無前的自我自信,那就會產生很強的外洩力量了。這類孩子十分外向,像頭猴子滿山跑,所以在學校裏,局促的課室不能滿足他們力量型的宣洩,就只好在課室內找事情發洩精力。注意,他們比劫力量太多,而食傷又控制不住自己外放的情緒,就會變成校內最麻煩的滋事份子。加上比劫的自信和膽大,又有食傷的好勝和娛樂性,更因為比劫和食傷都是比較只傾向替自己思想的個性,所以就會找對象來玩弄和欺凌,以滿足自娛。

中度比劫加上食傷道法的孩子因為比劫不喜官殺制,而食傷又反制官殺,所以基本上家教和校規這些社會或道德的規條是無法抑制得住他們,而他們也會甚不喜歡的。那麼家長們可以如何教育他們呢?家長要接納他們先天的缺點,亦要理解這些先天的缺點其實就是他們先天的長處。他們愛發洩,就讓他們發洩個夠,只是從小就誘導他們發洩在正途上,而不是任意發洩。當然,既然他們不接受官殺的權威管教模式,就得投其所好,將正途上的事情變得有趣味性和有娛樂性去吸引他們。他們愛洩體力,可以帶他們去做劇烈運動 (如果家長也有能力伴得起),或者燒鎗、射箭這些活動,也可以是跑活或打球,總之給他們很多時間去體力消耗。如果家長們的期望是讓這些孩子靜靜坐下來讀好書的話,那麼你們的期望可能就要調整了,這方面一來要是主題很有趣味性的書,二來也得待他們長大了些,過了孩提時代這個本來食傷氣場重的人生階段,他們才有些可能會自動去做。當他們還是小孩子時,目標最好還是給他們將力量和能力放到他們先天的長處上,在書本以上發展他們的成就。所以家長們不要介意孩子要做球王、神鎗手、運動家等,這些都是他們愛做的事,也是他們最擅長和最能專注的事情 (一般其他事情都不可能讓這類孩子專注下來)。家長們試想想自己,你們也只想做自己最擅長和最自信的事情吧,為何又要強逼孩子去做他們不擅長的事情呢?讓他們所擅長的發揮到世人認可的正途上,這才是真正的培育,而不是家長認為好的就要孩子認為也是好。

如果是中度比劫再加上財或者官殺道法又會如何呢?這種組合比較少見,尤其是中度比劫道法又擁有財的道法,可謂千中無一的,所以就不去花筆墨討論這個組合。有了中度的比劫道法,而同時亦有不弱的官殺道法的人,在現實生活中是有的。這類的孩子一方面表現得有自信,亦自我中心,同時又講究規律和一板一眼地做事。我們要明白他們因為有著中度的比劫忌性,所以自私的感覺是一定會有的,也只會認為自己是對的。比劫加上官殺道法的孩子,比單純只有比劫的孩子出現的問題可能會更多,但這類孩子將來的成就也可能會很大,不管在正道上或者在歪道上。

官殺道法的孩子有邏輯性,而且分析力強,思慮周密,而同時猜疑也多,亦介意別人的看法。但是再配合了比劫,這種孩子就會夾雜了兩種心性的負面表現於一身,即是他們的自我和堅持是經過自己的邏輯分析而建立,不像單純比劫是傻乎乎地只相信自己,所以要打破他們堅持的信念就更難,因為家長連爭辯也辯不過他們的邏輯。他們堅信自己的邏輯,信念就存在於自我的邏輯間,而攻破他們的邏輯也未必能打破他們的自我,要摧毀他們的自我,卻未必戰勝得了他們的邏輯。所以,只要他們認為是對的(比劫心性)或者對有利益(官殺心性),表現出來就可以更加雷厲風行,不擇手段,執行力比常人高很多(尤其是劫財加七殺),而且顯得更加自私和在別人眼中更不可理喻。在他們的世界裏,因為有了比劫的堅持和官殺的規範,所以任何事情只有非黑即白,沒有多少灰色的迴旋地帶。

家長們看到這裏很擔心了嗎?是值得擔心的,如果教育得不好的話。可是,也因為這樣的組合,這些孩子一旦能發揮其道法在正道上,也同樣會展現很高的成績。他們有官殺的責任感,而同時有比劫的堅毅不屈,所以他們做事很有擔戴和很可靠,他們做得到的就全力去完成,做不到的也會努力嘗試。他們也是有智有勇的孩子,這多得比劫的一往無前大無畏精神,也感謝官殺的心思縝密攻心計。這種孩子一眼看上去就不好惹,因為樣子上有一種比劫的懾人霸氣,而深邃的明眸裏又帶著城府頗深的精明。他們天生的樣子是告訴大家別指望可以騙得到他們或者唬得住他們。也因此,只要家長能從他們正官的正面社會規範去加以邏輯思考的培育,將來孩子就能因為本質的智勇雙全而創出一番事業。當然,如果不好好培育的,也可能被負面價值觀填進了他們自建的邏輯網內,而在邪惡的道路上創出另一番事業來。以現今社會的職業來講,不少高級警務員或者軍官,甚至是領導人,都帶有一定程度的比劫兼官殺道法,而另一方面,大賊大盜或者黑社會的大頭目,亦有這種道法組合的相當程度。

然而,這些大人物在社會中畢竟是少數,一開始便對孩子抱有這麼高的期望是不恰當,或者是不切實際的。大部分這種心性組合的人,一般都會被精明的老闆所器重,而且就像驢子前面吊著胡蘿蔔一樣,不斷的讚許,加上逐點逐點給予少量的權力和名譽,這些孩子長大後就會變成一頭一頭努力的牛,還是那種會管理和催逼懶惰牛的勤力牛。家長們,只要你們能像那些精明老闆般栽培這樣的孩子,他們也會努力去滿足到你們的期望,重點就在於你們有沒有這份耐性和能給予的誘利。

必須留意的一點,是這類孩子的六親緣相對更薄。他們不是不重親情,只是更重自己利益而已。而且他們做事和決斷的快速,不是別人可及的,又加上比劫的霸氣和官殺的管理心性,他們又會耐不住性子要催逼別人的進度,所以基本上連朋友也會忌他們幾分。

 

3. 重度比劫道:

比劫道法達至嚴重程度,就不是霸氣這兩個字可以歸納了。反過來,因為他們過於自我中心,認為世界只是繞著他們在轉,其他人的存在都只是陪襯他們的,所以大多會活在一個人的世界裏。這種情況其實跟自閉也差不多。因此,如果比劫道法過於嚴重,就會過於為自己的慾望去著想,不可能站在別人的地方易地而處去面對和處理問題。能到達嚴重程度,就是比劫道法在原局中沒有制化,官殺的社會規範和道德價值觀沒法制約他們的自我想法,而同時食傷的洩秀力度又不足以讓他們表現內心的想法,於是他們變得無約束地自我封鎖。大家要明白沒有約束同時,也不是獲得了自由的滋味是多麼的矛盾和痛苦。他們的世界裏只有「我」,而沒有其他人。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起碼對他人來講一定不是,對父母來講更加難受。這種很強的自我表現,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會被認為是智障。我們可以想像,一個只會顧及自己,不管身邊的人和事的人,任何時候都只想滿足自己最原始的慾望和堅持自己想法的人,他不受社會和家庭的規範和約束,不遵守規則和尊重別人,而同時又不懂得如何將內心的想法好好地展示給別人明白,的確有被認為是智障的嫌疑。

事實上他們未必智障,只是缺乏某些向內和向外的能力,只是太過認同了自己而已。但因為我們都受世俗的禮教所規範著,我們也願意接受互動交流的技巧學習和訓練,所以在我們這些所謂的正常人眼裏,他們的行為和思想未必太過異類,太過自私,也太過不正常了。

如果家長遇到這類孩子,可以說是最無法培育的,因為我們都不可能將什麼打進他們的世界裏,也很難從他們的世界抽絲剝繭些什麼出來。如醍山所說,這樣不是好事,起碼對別人來講是這樣,但對於他們自己卻未必這樣,或許他們生來就是最樂在其中的一群 (當然在他們沒有必要向別人表達自己時才可能成立)。他們的另一個問題內聚的能量太多,不懂得宣洩。比劫過旺無食傷洩的人,不是代表他們不宣洩,只是不懂得如何去宣洩。有些被朋輩們認定是傻瓜的重度比劫孩子,在受到過份的欺凌下,他們的宣洩途徑就是比劫最原始的處理手法,也是大自然給予所有生物 (不管是靈長或是低智) 的最直接和最天賦的宣洩技巧,就是反擊。反擊不關涉到智力的高低,是本能,所以不需要很強食傷的心性和能力也能做得出來。他們不必要食傷的技巧表現,只要一雙拳頭,就可以將對方打垮。嚴重的情況是會打死對方,因為他們本身是沒有官殺的顧忌和制約。他們從前一直被欺負,並不是說他們不懂還擊,也不是他們克制自己,只是他們活於自己的世界裏,不認為或者不知道社會文化下,他們這就是被欺凌了或者欺騙了,又或者他們根本不想去發洩些什麼而繼續樂於活在自我中。一旦他們感受到,那麼他們跟一頭意識到危機的犀牛沒有分別,惟一想到的就是用自身的力量去解決危機。

因此,他們是需要父母和別人保護的一群。我們可以讓他們活得痛苦,同時也可以讓他們活得快樂,問題是我們願意花多少時間去接納他們。

上述是最嚴重的程度,但如果只是剛達重度,又不至於出現過份自閉的話,就可能只是個莽夫,任人擺佈的打手。他們率直而好勇,力量十足,但卻不善官殺的思考和食傷的表述,就任由自己的愛惡去做事,只要他們認為你是其世界內的朋友,就會兩脇插刀,赴湯蹈火。作為一個這樣的孩子,父母也不要給予過高的寄望,讓他們少受欺負和欺騙,這樣才可在較為正面的世界觀中成長,日後看待事情才會較正面,而不至於做了黑道中的買凶殺手或者打手。

 

總結:

比劫天生就是勞動型的,不論他們多貧和多富,都是停不下來的,要洩耗能量的。比劫的人比一般道法的人更能成就大事業,因為他們做事沒有太多其他的執著和包袱。所以當你問這些孩子為何要這樣做,他們不會像官殺般為了別人的嘉許,也不像食傷般只為了一時的興緻,不像財道般只為了鞏固情誼或者物質利益,也不像印道般為了追求形而上的修養,他們大概會回答你:「我也不知道,只是想到了做,就只管做下去。」因為他們想到了便做下去,所以他們往往更無礙地做下去,更心無旁鶩地做下去,也就更能達致成功。

 

除本文的圖片外,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時務請列明出處和原作者為黃醍山。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the images in this article. Please specify the source and the original writer Desmond Tishan Huang when citing this article)